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香港平特一肖免费资料 > 正文

奴隶制差点葬送美国——美国的经济挫折(三)

发布时间:2021-09-17

  缺乏劳动力是美洲经济的慢性病,只有移民才能解决劳动力不足的问题。这就使黑奴贩卖在北美殖民地有了市场。

  1650年,弗吉尼亚的奴隶只有300人,不到总人口的2%。到17世纪80年代,黑奴的数量翻了一番,到了90年代又翻了一番。17世纪末,雇一个契约奴干4年要花15英镑,而拥有一个黑奴则要花25镑~30镑,但黑奴不仅终身是主人的奴仆,甚至连他的子女也都是奴隶。1710年,黑奴占总人口的比例将近14%,成为殖民地人口不可忽视的一部分,奴隶制在美国殖民地时期在南部发展起来。在18世纪后期,奴隶人口大约占南方人口的40%。在大陆会议时期,几乎所有州都存在奴隶制。

  在美国独立战争后,结束奴隶制度的运动迅速地发展。华盛顿和杰斐逊在临死的时候都释放了他们的奴隶。在北部,许多州采取了一些措施终止奴隶制。

  但是,在制宪代表会议中,奴隶制成为一个爆发性问题。“必须服役或劳动的人”,宪法最后用这样的词来代替奴隶,这本身显示出南方奴隶主集团在维持奴隶制度方面所拥有的强大力量。

  90%的奴隶生活在南方。蓄奴州和自由地区比,“蓄奴州的特征是悲惨和贫困,而自由地区的特点是富裕和极好的教养。”“每个奴隶主生来就是一个暴君。”建国者们相信奴隶制已走上了灭绝之路。一些人呼吁政府阻止奴隶制的蔓延。

  但是,废除奴隶制还是遭到“难以逾越的抵抗。”南卡罗来纳的代表直截了当地说,任何干涉这些州奴隶制的企图都会导致南方拒绝批准宪法。建国者们不接受拖延20年废除奴隶贸易,南卡罗来纳和佐治亚就会退出联邦。这一妥协的好处就是它明确而不含糊地在一个不远的未来终结奴隶制。但同时,也留下了隐患,使奴隶制成为“盘绕在建国者们讨论美国未来的桌子下面的响尾蛇”。

  19世纪50年代,是美国“迷失方位”的时期(1849年~1861年)。其焦点仍然是:“奴隶制度在新领土上的地位问题已经无法回避。”反对奴隶制者称:国会当然地享有限制奴隶制扩张的权利;不仅奴隶制扩张要受到限制,而且奴隶制度还要适时废除。而副总统卡尔霍恩阐述了自己的“南方政纲”:奴隶制度必须跟随国旗前进。否则,脱离联邦是唯一的答案。

  脱离的冬天来了。南方希望林肯当选。他们的意图是利用一位反对奴隶制的总统当选,来冲击、推动南方人民脱离联邦。在1861年3月4日林肯宣誓就职前,南方7个州脱离联邦。

  奴隶制度是导致南部和北部军事冲突的主要原因之一。南部与北部经济利益的矛盾,1860年时已经十分尖锐。

  南部为了生产商业性的棉花,把大量财富投资于土地和奴隶,所产生的重要后果便是出现单边性的经济生活。当时奴隶主总是认为为奴隶的劳动使用在农业上比较有利。白种人的熟练工人一般都不愿到南部来。因此,南部只有少数的流动资本投入制造业,南北战争前的20年,北部在工业方面取得巨大进步,南部除了棉织业和翻砂业,工业的发展微不足道。

  因此,南北两个地区矛盾的焦点在于:南部主要是一个农业地区而北部却日益趋于工业。这是一项农场经济与新兴的工业资本主义之间的磨擦。建筑在农场制度之上而为棉业兴起以后所继续的殖民地农业生活,使南部趋向成为一个农业和出口的地区,工业十分薄弱。与此相反,北部逐渐发展着一种商业和工业生活。这种区别,使南北双方在关税、货币与银行制度、公共土地制度和对西部的扩张等一系列问题上产生矛盾冲突。

  农业经济与工业经济相比处于弱势地区,这是两种经济内在固有的特性决定的。不管南部的人们按高价或低价出售他们的主要产品,通常他们都要付出高价去买进制成品,正如今天的发达国家与发展中国家的贸易关系一样。因此,南部认为,www.0680.com。作为一个进口地区他们付出了过多的税款去支持联邦政府。因此,“废除国会方案法令”就有了市场。南部相信,把一切关税取消,都会大大改变贸易的线路。为了讨论和公布改进南部经济地位的各项计划,南部各州从1837年到1860年曾举行了12次以上的商务会议。但南部发展自己的商船与其他国家直接贸易方面所作的努力都没有成功。

  一般来讲,南部是一个缺乏流动资本的欠债地区,协助棉业发展的资金大部分来自英国和美国北部的银行,通常都有较高的利息和苛刻的条件,而且棉价不可避免地要受到汇率的影响。战争爆发前,南部所欠北部商人的债款约有3亿美元。农场主赞成采用放宽的银行法令和扩张性的货币政策。从1836年到内战爆发,南部都想另行制定银行制度。在公共土地政策上,与棉业和奴隶制度紧密联系的南部,需要有迅速扩张的余地,与此相反,北部的制造商却希望人口更为集中,因此反对政府鼓励人们向西部迁移的各项措施。

  铁路改变了美国生活。但铁路在美国发展并不均衡。在北方和西方,铁路经常引导经济的发展。南方企业并不被鼓励去修铁路。绝大多数铁路修建在东部和西部之间。这种铁路东西方向发展,进一步造成了南方与国内其他地区的孤立和疏远。

  南北矛盾到了难以调和的程度。任何在南部看来不利的政策都会被视为“对于南部乃是一项邪恶的阴谋”。这反映了南部绝大部分棉业、烟草、大米和制糖农场主的态度。南部的人们都听从这些人的主张。他们认为南部的经济困难是因为受到北方统治的结果,而且他们的问题只有通过政治上的独立才能解决。也正是因为这个信念,农场主们1776年造成美洲脱离英国而独立。在1861年则导致了南部独立。

  虽然在解释南北战争原因的时候,经济利益的冲突是根本的,但却不可能避而不谈奴隶制这样一个重要因素。首先,奴隶制加深了南部与北部以及北部和西北部之间的经济差异;第二,南部用来保护自己不受日益增长的敌对经济势力侵犯的政治手段,与奴隶制度的扩张有着密切的关系。南部经济生活中带着浓重的奴隶制度色彩这一事实不可否认。

  南北战争开始前夕的奴隶劳工制度,就经济上是不恰当的。美国肥沃的土地“被一个使用大量奴隶劳动力去强迫生产而增强土质的制度耗竭了。这些土地,现在只比一片种有树木的沙漠地带稍好一些。”新土地的耗竭,已经迫使南部的经济在改组,注定了奴隶制度的灭亡。

  从一开始,战争双方都面临着极度困难的财政状况。由于从1857年开始的大萧条,华盛顿政府已经连续4年出现赤字,主要靠借短期货款来弥补财政赤字。财政部几乎被逼到山穷水尽的地步。1857年,联邦政府只有2870万美元国债,1861年这个数字已经增加到6480万美元。1860年12月,南方各州宣布脱离联邦的时候,国库中甚至没有足够的钱来支付国会议员的薪水。

  1861年4月15日,美国内战爆发,联邦政府各个部门一天的开支约为17.2万美元。但1861年初夏战争打响的时候,每天的费用高达100万美元;年末,这个数字涨到150万美元,北方地区大部分银行停止用黄金支付债务,联邦政府随后也被迫如此。整个国家脱离了金本位,华尔街一片恐慌。

  联邦政府通过征税、借款、陆军部自己印钱来筹措资金。1861年7月1日,国家债务已经上涨到9100万美元。财政部长蔡斯从华尔街筹措5000万美元作为发行联邦债券作准备,利率为7.3%,这意味着每买100美元的债券,每天的利息就是2美分。蔡斯估计一年后国家债务将增长到5.17亿美元。这个数目在美国历史上是从来没有过的。蔡斯意识到现代战争的财政开支用老办法解决不了问题。

  于是,美国政府绕开银行直接向公众销售战争债券。支持北方的各州人口的5%都购买了战争债券。到1864年战争结束时,联邦政府卖国债一天进出资金约为200万美元。这虽然解决了战争开支问题,但也极大增加了国家债务的数额。1857年经济萧条之前,人均债务只有93美分,而8年后上涨到75美元,达到了一战前国家债务的最高点。内战前美国政府一年的开支最多不会超过7420万美元(1858年),内战开始后,政府一年的开支都会超过2.369亿美元,1865年一年政府开支就有12.97亿美元,这是有史以来世界上第一个政府赤字达到10亿美元的国家。

  为大规模的战争融资有三种基本方法。第一,借债。第二,政府提高税收。到战争结束时,联邦政府征税的范围几乎包含了任何可以征税的东西,个人所得税也第一次被列为课税对象,大约21%的战争费用是通过税收支付的。第三,大量印钞。战争时期,联邦政府总共发行了4.5亿美元的所谓“绿背纸钞”(绿钞),占战争费用融资的13%。(引发了战时通货膨胀,使价格水平上涨到了战前的180%。南方政府拥有的融资手段远远少于北方政府,它被迫不断印钞以支付超过一半的战争费用,这使南方经济完全失去控制,发生了恶性通货膨胀,战争结束时,南方通货膨胀率达到战前的9000%。

  绿钞发行给华尔街带来意想不到但却十分有意思的影响。当绿钞和金币同时流通时,最古老的经济规律——格雷欣法则所说的“劣币驱逐良币”开始发挥作用。当时虽然法律规定了绿钞和金币可以平价消费,但当消费者在实际支付中,总是首先选择使用绿钞而不是金币。金币很自然在流通中消失,而被藏于千家万户的床垫下。但是金币在某些流通环节中是必须的,例如缴纳关税。于是华尔街立刻出现了黄金交易和黄金投机。

  南方联邦政府一半多的收入靠印钱来筹措资金。内战进入尾声时,南方发行了超过15亿美元的纸币。各城市和各州地都在发行钞票。由于南方没有可靠的造币厂和新技术的印钞技术,便给造伪钞者提供了可乘之机。大量发行“不兑现纸币”不仅导致货币市场的混乱,而且加剧通货膨胀。内战头两年南方通胀率达到700%。经济陷入通胀旋涡。北方同样印刷钞票。整个国家脱离了金本位。北方通胀率也达到75%。

  内战的创伤使美国海上货运长期萎靡不振,全国的商业船运再也没有线年从美国各大港口驶离的船只总吨位为827.5万吨,美属船只的吨位占到其中71%,即592.1万吨。1865年,港口的货船只有不到48%属于美国,1890年下降到22%。昔日龙头产业——航运业成为内战的一大受害者。

  战争所引起的第一项经济后果便是北部和西部陷入严重的经济恐慌。战争前,南部所欠北部商人的债款约有3亿美元,几乎全部损失了。由于对前途没有把握和战争初期的凶兆,产生了经济的收缩和节约的浪潮。这些因素加在一起,带来了1861年的经济萧条。据研究,1861年北部倒闭的商号约有6000家,每家损失5000美元以上。西部银行损失尤其严重。伊利诺埃州的110家银行,有89家倒闭;威斯康星州的银行有39家,印第安纳州有27家银行破产。

  南方和各州政府发行的债券和纸币变得一文不值,而且流动资金也全部耗尽。在战火中,奴隶们以最快的速度弃田逃难,农业——南方经济的灵魂和心脏遭到毁灭性打击。由于北方的封锁,棉花作物无法出口都烂在仓库里。

  南北战争既不是美国历史上第一次地方矛盾,也不是最后一次矛盾——脱离联邦曾多次是美国的“历史话题”。正是在几十年解决这个“历史话题”的过程中,美国不断凝聚国民的认同,使美国成为一个“经济与文化融合的联邦”。

  美国的历史可以说就是一部不断西进的历史。经过近一个世纪的开疆拓土,美国才拥有现在全部50个州的49个州(后来获得了太平洋深处的夏威夷)。因此,把这些各有旧主、原本“分散”的州“拼凑”成一个整体,本身就是一个历史课题。独立战争后,美国最大的内忧之一是中央政府“奄奄一息”。推翻英国统治的13个州,不愿意把新得到的诸多主权交给中央政府。1779年大陆会议——美国独立战争前后成立的由13个北美殖民地组成的联邦立法机构——制定的《联邦条例》(1781年~1789年)第二款明确规定:“各州保留其主动权、自由和独立,以及所有的权力、司法权和权利,这些并不因在大陆会议上邦联的成立而明确地赋予美国。”

  因此,当时的美利坚联邦“不是一个代表统一战线的国家,而仍然是笼罩在旧的和自私的地方主义之下的十三个互相争吵的州组织,各州有自己的野心,也有各自的问题”,“独立的傲慢”“深入地和危险地”控制了许多州的政治家的头脑。《联邦条例》下的美国政府更像是今天的联合国,而非一个真正的国家政府。英国支持西北部和佛蒙特州的分离主义活动,并拒绝撤走在美国境内的军事基地;西班牙不承认美国俄亥俄河以南的主权,不允许美国商人踏足密西西比河;拓荒者大量涌入肯塔基和田纳西两州的肥沃土地。经济恶化使许多农民负债累累,无力偿还,1787年爆发了马萨诸塞农民起义。

  面对这些乱象,汉密尔顿、华盛顿、麦迪逊等人都认识到:“需要用智慧和经验来挽救这个政治机制”,联邦需要具有“行政权的能力”,一个保卫这个国家的政府。他们明白了一个道理:国家的管理方式需要彻底改变,必须通过立宪建立一个真正的国家政府,各州的权力将不再超越联邦之上。

  在新宪法之下,汉密尔顿做了三件事,第一,建立一个完善的联邦税收体系,以保证国家有一个稳定的财政来源;第二,以美国政府信用为担保,以优厚的条件发行新的债券,去偿还旧的国债,以及战争期间几个州的债务;第三,按照英格兰银行的模式建立中央银行,来代替政府管理财政并监管国家的货币供应模式。汉密尔顿的计划实现,使联邦政府成为一个国家的政府,政治上加速了美国的国家认同,对新生的美国经济产生了非凡而迅速的影响。1792年联邦税收367万美元,到1808年达到1706.1万美元,到1817年达到3309.9万美元。

  1812年美英战争爆发。美国再次出现脱离联邦的声音。首先是西北边境不安,提出了脱离的政治议题。印第安人的领袖特库姆塞到处串联,敦促各部落组成一个同盟抵抗“美国人逐步而来的压迫”。其次,指挥英国军队入侵美国的军官帕克南鼓励刚刚在1812年作为一个州加入美国的路易斯安那居民脱离美国,或加入西班牙帝国,或归属于英国。华盛顿特区被英军烧毁。整个新英格兰把这场战争不视为国家同敌人的战争,而称为“麦迪逊先生的战争”。一些邻近的州政府拒绝为战争提供民兵部队。新英格兰的一些领导人在1814年的“哈特福德大会”的会议上直接谈到了要脱离联邦的问题。多亏联邦党中很多忠实而有能力的成员,才使这次大会拒绝了分裂。以致于1812年的战争,被称为美国的“第二次独立战争”。

  20年后,南卡罗来纳州通过了“废除国会方案法令”,宣布那一州的人民不受1828年和1832年联邦“关税法令”的约束,脱离联邦的话题胜于历史上任何一次。副总统卡尔霍恩是脱离运动最重要的理论家,他的理念得到了南卡罗来纳资深参议员海恩的公开支持。在卡尔霍恩的推动下,南卡罗来纳州召开了拒绝执行联邦法律的会议。声称如果杰克逊总统试图使用武力,南卡罗来纳州就正式脱离联邦。杰克逊总统出生在南卡罗来纳州,他自己就是一个种植园主、一个奴隶主。他同情南卡罗来纳州的种植园主,但在分裂国家的问题上,他决不动摇。他宣布:“拒绝执行联邦法律是没有出路的”。

  虽然南卡罗来纳的分裂被制止,但杰克逊知道长期冲突没有解决。他准确预言,“下一个借口将是黑人或奴隶制问题”。果然,到了19世纪50年代,卡尔霍恩仍在主张,奴隶主有权携带他们的“财富”去联邦的任何地方;奴隶制度必须跟随国旗前进;如果北方拒绝尊重他的“南方纲领”,脱离是唯一的答案。南部与北部经济利益的矛盾,1860年时已经十分尖锐。即使不牵涉到奴隶制度的问题,南部也许也会要求脱离联邦。

  但是,南部注定要失败。战争爆发时,脱离联邦的11个州的人口总数不到900万人,其中,350万人是奴隶。留在联邦里的各州人口总数超过2200万人。在1859年全国所生产的37.36亿美元的财富中,脱离联邦各州的财富约占25%。同时,北部控制着90%以上的制造业。

  南部为了独立而进行战争,反过来使联邦政府建立了最后的主权。因此,它是真正意义的美国独立战争,在美国国家的发展中,标志着一条中途分界线。南北战争之前,维护联邦和奴隶制是美国国家政治生活的中心。南北战争之后,发展是美国国家政策的中心,美国真正实现了“合众为一”——它不再是由几十州组成的联邦,而是由一个经济文化融合的整体,并因此轻装上阵,开始新的一次成熟的工业化,并最终走上了世界的巅峰。“脱离联邦”也从此成为美国的一个“历史话题”。

  请进入“东湖社区”发表评论

  Copyright © 2001-2010湖北楚天传媒网络科技有限责任公司All Rights Reserved

  营业执照增值电信业务许可证互联网出版机构网络视听节目许可证广播电视节目许可证

  主管:中共湖北省委宣传部 湖北省人民政府新闻办公室主办:湖北日报传媒集团